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今天是:

2017年07月22日 星期六

编研资料

您的位置:首页 > 档案编研 > 编研资料

【不能忘却的记忆】芜湖“德和轮”惨案与邓长春之死

来源:          发布日期:2015-07-08          浏览次数:1985



   编者按:今年是抗战胜利70周年。78年前的今天,抗日战争爆发,中华民族投入到用血泪铸就的关系到民族存亡的伟大战争中。即日起,本报联合芜湖市档案局刊登《不能忘却的记忆》一组文章,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纪念芜湖人民共御外敌、争取民族独立的奋斗历程,让更多的人了解芜湖抗战的历史,进一步弘扬爱国主义精神、凝聚民族团结力量。

    1937年7月7日,日本侵略者制造芦沟桥事件后,对我国大举入侵。为了达到占领国民政府首都南京的战略企图,同年8月13日,日军在上海向中国军队发起大规模军事进攻,在经历了3个月的激战之后,终于占领上海,随后即兵分三路,直逼南京。

    在日本侵略者的战略企图中,芜湖是一个重要战略目标。因为芜湖与南京同处长江南岸,两地相距只有96公里,历来都被认为是南京的重要屏障之一,也是国民政府首都西迁的咽喉之地,战略地位十分重要。而占领芜湖,切断南京与武汉、重庆的联系是日本侵略者战略意图中的一个重要环节。

    日军在攻占上海后,一方面加快陆路向芜湖推进的速度,另一方面则是为了减少占领芜湖的阻力,他们利用空中优势,加强了对芜湖的袭击轰炸。1937年10月5日,日军首先轰炸了芜湖近郊的湾里机场,炸毁停在机场的飞机10余架,仓库一座,机场全面瘫痪,失去了对淞沪会战空中支援的能力,芜湖也随之成为一座没有空防的城市。同年12月5日、7日,日军飞机又两度轰炸芜湖,重点是车站码头及城市市区目标,造成众多人员的伤亡和财产损失,其中停泊在芜湖码头的英籍“德和轮”被炸,震惊中外。在“德和轮”上,被炸身亡的以及沉船造成的死亡旅客、市民数以百计,其中就有芜湖一等邮局划夫邓长春。

    邓长春是芜湖邮局的一名划夫。由于冬季枯水季节,江中水位较低,来往的客运轮船往往不能停靠码头趸船,只好在江中抛锚,等候其他小船(艇)往返接送旅客、邮件。邓长春和他的同事们的任务是每日划船护送邮件到不能停靠码头趸船而停泊在江中的客运轮船上,接送邮件。1937年12月5日,邓长春和他的同事们接受的任务就是护送一批邮件到“德和轮”上,并将“德和轮”上运到芜湖的邮件接下来,送回邮局。

    “德和轮”系在芜湖的广东帮裕生祥号老板崔松国兄弟、宏安洋行老板欧墨元父子以及广东同乡会花重金租赁的,用来遣返广东帮在芜湖的6000多名眷属回广东避难的定备专船。“德和轮”属于设在芜湖的英商怡和轮船公司(亦称“怡和洋行”),主要航行在上海至汉口之间的长江客货班轮。“八一三”,淞沪会战爆发,导致汉申航线受阻,只能在南京至汉口之间航行营运。

    “德和轮”建造于1904年,3770载重吨。12月5日,“德和轮”由汉口运载旅客和货物驶往南京,途中停泊芜湖码头。由于是枯水季节,轮船不能停靠趸船,只好在江中抛锚,由小船(艇)接乘客、货物上下船。“德和轮”悬挂着英国国旗,船体漆有英国国旗,“EWO”的巨型白字十分醒目。因为日本与英国此时尚未开战,因此,英国籍轮船属于中立国,理应受到国际公法的保护。此时的“德和轮”,在数以千计逃难的市民眼中,俨然就是救苦救难的诺亚方舟。在船上人员和码头人员的指挥协调下,上下船的旅客、货物在十分忙乱但还基本有序的环境中各得其所。

    邓长春和他的同事们此时也出现在码头上,他们是芜湖一等邮局邮务佐蒋容大,划夫邓长春、王长金、潘利明。其中邓长春、王长金、潘利明主要负责接送邮件,即把芜湖寄往外地的邮件送上船,运到设在安庆的省邮局再行分拣派送。同时将“德和轮”上,外埠寄往芜湖的邮件卸下来,送回邮局分拣派送。

    此次发送的邮件,除了有正常发出的邮件外,还有一部分邮品。这主要是芜湖一等邮局鉴于时局急迫,曾经呈奉核准,即于12月3日将第二批退缴省邮政管理局(位于安庆)的邮品票纸大小共装八袋,计印花税票值3000元及邮票13500元,共装两袋,二分半明信片120包,价值3000元,共装四袋,印花税票3800元,共装一小袋,邮票1765元,共装一小袋,以上八袋共计值25065元。另有水阳邮局委托芜湖一等邮局转交省邮政管理局的邮件两袋、票纸邮品一袋。由于日军攻占上海之后,一路兵马直指芜湖,芜湖陷于极其紧张的气氛中,为了尽快转移这批邮件,芜湖一等邮局的员工们早早地将其打包,等候途经芜湖的航班轮船,以期尽快运离芜湖。

    当得知“德和轮”于12月4日从汉口发出,5日早上即可到达芜湖码头后,局长谢德轩即指派邮务佐蒋容大负责押运,邓长春、王长金、潘利明等人协助。由于 “德和轮”到达南京后再上驶返回汉口时不再停靠芜湖码头(因难民太多,上水轮船过芜往往不靠),所以谢局长就于4日晚11时许,将以上票纸八袋连同水阳局寄存票纸一袋(因水阳邮局的邮袋既小且轻,于是就将其装入一个航空袋),交给负责押运的邮务佐蒋容大点收,并命令他于“德和轮”抵达芜湖码头时,押往装运。局里并于当时预付蒋容大往返旅费50元(因该轮直驶汉口,故预交50元)。

    第二天中午,“德和轮”姗姗来迟,望眼欲穿的人们如潮水般地涌向该船。蒋容大即命三人划船将邮件及票袋送往“德和轮”。在靠上“德和轮”后,根据分工,邓长春留守小船。王长金先携邮票、印花各一袋并水阳局委托转交的邮件航空袋送至轮船邮政间暂放。潘利明则携快信三套送至楼上,并接收该轮交芜邮件三十六套,随即卸到邓长春看守的划船上,以便运往芜湖邮局。说时迟那时快,邮件刚刚才卸下,即有炸弹轰然一声。各人当时停止工作,四处观望。不意又落一弹,炸片飞来,划夫邓长春不幸中弹,身受重伤,倒卧血泊中,而飞机仍盘旋空中,伴随着炸弹的轰炸,还有机枪的扫射,情况十分紧急也十分危险。而此时王长金尚在船上邮政间,由于落在邮政间外的炸弹系烧曳弹,邮政间旋即被焚,浓烟回绕,票袋已无法抢救,王长金遂赶急下船,至本局划船停靠之所。而蒋容大此时也赶紧跳上划船,指挥撤离。不料又有一枚炸弹落在划船边水中,激水丈余,致将蒋容大震堕江中(接送邮件员杨玉山报称:该蒋佐逃避不及,致罹于难)。当时捞救无法,大家认为蒋容大必死无疑,于是王长金遂解开划船上所系之绳,开往他处,而免划船及邮件倾覆。所幸蒋容大因略知水性,索性顺水漂流,后被一艘途经芜湖的小轮“储亨号”水手救起,幸免于难。救起时,人已昏迷,逾时始行苏醒,于7日抵达安庆,到省邮政管理局报到并呈报遇险情形。而未及送上“德和轮”的其余六袋票纸邮品侥幸得以保存完好,而潘利明接下来的数十袋邮件(其中包括丹阳档案三袋、当涂档案一袋)也侥幸得以保存完好。

    芜湖一等甲级邮局局长谢德轩即偕监察员陈楚豪前往出事地点察看,在邮件划船之内,确实未见王长金所携带的两小袋邮票、印花及水阳局寄存的邮件票纸。谢德轩于民国二十六年(1937年)十二月二十九日给安徽省邮政管理局的呈文中列举了损失清单。退缴票纸时因德和轮被炸在轮烧毁票款共计5565元,其中邮票1765元,印花税票3800元。而划夫邓长春因抢救不及,当场死亡。

    事后,通过逐级上报,邮政总局于1938年4月30日指令第747/62004号内开:划夫邓长春,准作为因处理公务致死亡者办理,薪水发给至廿六年十二月五日止。兹照章核发抚恤金531元,甲种抚恤金500元,廿六年一部分奖励金40.56元。又该故划夫惨遭炸毙,情殊可悯,兹为格外体恤起见,特准参照总局通代电第244号之规定,按甲种抚恤金额数加给五成,即250元。遗憾的是,邓长春的家属(一妻一子)随着逃难的人群离开芜湖,抚恤金发放无着。

    这次轰炸之后,日本侵略者不顾国际公法,悍然轰炸悬挂中立国国旗的“德和轮”,造成数百人伤亡的恶劣事件,引起了国际公愤。这次轰炸后的第三天,1937年12月10日,日本侵略军踏破芜湖城池,芜湖宣告沦陷,从此芜湖人民陷入了水深火热之中。日军进城后,大肆烧杀掳掠,据基督教美以美会传教士兼芜湖萃文中学校长华尔顿(美籍爱尔兰人)的不完全统计,当时芜湖市被杀害倒卧在街巷血泊中的尸体就有2500多具。英国《曼彻斯特卫报》驻华记者田伯烈1938年初写的《外国人目睹中之日军暴行》一书中,曾有这样的记述:“在占领芜湖后的第一个星期内,日军对于平民滥施虐待屠杀,对于住宅恣意抢劫破坏,超过我旅华20年中所经历的任何事变。”但此时也掀起了芜湖人民反抗日本侵略者的爱国热潮,芜湖八年抗战的帷幕就此拉开。(文图由芜湖市档案局提供,转载之《大江晚报》2015年7月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