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今天是:

2017年05月24日 星期三

编研资料

您的位置:首页 > 档案编研 > 编研资料

【不能忘却的记忆】日本驻芜领事馆——日军侵略中国的工具

来源:《大江晚报》2015年7月...          发布日期:2015-07-28          浏览次数:1801

 领事是一国政府根据有关协议,派驻外国维护本国利益,保护本国公民及法人合法权益的官员,驻外领事馆是其工作机构。领事官员的重要职责之一就是要积极开展同领区内地方政府和社会各界的广泛联系和友好交往;利用各种合法渠道,广泛开展对外宣传工作,介绍本国在各方面的发展状况。日本在华有多处领事馆,这些领事在平时,以外交官、商务官的身份,与中国地方政府交涉,极力维护日本在华“条约权利”,并以武力为后盾,为日本居留民的发展拓展空间;在战时,则卸去外交官衣装,在占领地担任宣抚官,负责“维持治安”,或亲自操起刀枪,参与侵华战争。在日本帝国主义侵略、奴役安徽人民的过程中,日本驻芜领事馆充当了极为重要而卑劣的角色。

    日本驻芜领事馆的设立

    甲午战争以后,日本居留民不断来华,为保护居留民的利益,日本先后在福州、天津、汉口、广州、杭州、苏州、重庆、南京、九江等地陆续开设了领事馆,领事及设馆数居各国之首。安徽地处内陆,只有芜湖一个通商口岸,日本在安徽省的居留民事务,先由上海总领事馆管辖,后又由南京领事馆管辖,一直没有独立的领事馆。据南京领事馆报告,1906年日俄战争以后,开始有日本人到芜湖经商,到1920年3月,已达120人。日本的三菱、三井、安部、茂木、汤浅、前田一二洋行、盐冈洋行、东亚通商、高昌公司、森格事务所及日清汽船、戴生昌等会社在芜湖开设了支店或出张所,日商的交易额巨大,在长江流域仅次于上海、汉口。当时,日本人开设的硝子(玻璃)工场,就雇有七八十名日本职工。

    据《中日关系史料》记载,1921年11月18日,日本外务大臣内田致函驻中国公使小幡酉吉,命其通告中国政府,日本决定在芜湖开设领事馆,以草政吉任芜湖领事,11月28日,中国外交部照复小幡公使称,已令地方官照章接待。次日,外交部向特派安徽交涉员发出训令:查芜湖地方,本属通商口岸,日本添设领事馆,尚与约章相合,自应照准,草政吉定于12月6日自东京启程赴任,俟该领事到任时,照章接待可也。12月19日,草政吉和新任命的警察署长和久井吉之助乘坐日清汽船“襄阳丸”到达芜湖,在东明旅馆(日商)开设临时事务所,后又租借尚塘铺曾家巷26号的三层楼房作为正式的馆舍。1922年1月14日,芜湖领事馆正式开馆。芜湖领事馆的管辖区域为安徽省,此后一直没有变化。

    日本驻芜领事馆的驻地尚塘铺曾家巷在今青弋江南岸的弋江区境内。当时是以每月300元的租金从河南麻浦圩有名的大地主兼砻坊主恽老二手中租得的一幢新式洋楼。从民国初年到1937年芜湖沦陷前的十几年间,日本领事馆一直设在此地。具体位置在弋江区原兴隆街曾家巷与码头口之间,后为市房地产开发公司所在地,不过因岁月流逝,几经变迁,旧址原建筑已荡然无存,据附近老人回忆,当年的日本领事馆,周围圈有围墙,墙头拉着电网,有前后两道门,大门设有门岗,后门数十米即可至青弋江码头。馆内有塔楼,可与日本泊于江面之军舰讯号往来。日本领事馆除驻有领事,尚配备了警察长,还网罗了一些中国人充当打手和爪牙,如门卫、秘书等。领事馆的长期驻员并不多,当日舰泊于芜湖时,其水兵常结队前往领事馆,使之宛若一座兵营。

    1937年12月5日,日军飞机轰炸了芜湖江边码头、四明路、中山路一带,其中坐落在中山大马路148号(站前门牌)市民李光照等民居亦遭轰炸。据芜湖市档案馆旧政权档案记载,芜湖沦陷后,日本侵略者就利用民居原房建筑砖瓦材料重建,并在此重新设立“在芜湖大日本帝国领事馆”及警察派出所。之后,日军占领期间,又将日本领事馆迁至狮子山下中马路壹号,有房屋一所,共计八幢。

    日本侵华的先遣队

    抗战前的日本驻芜领事馆是日本侵华的先遣队,它在行使职权特别是领事裁判权时,执行的是日本侵华的国策。

    日本驻芜领事馆保护的是日商的非法利益。按国际法的相关规定,领事可在职权范围内维护本国商民利益,但此种维护,一是要采取合法手段,二是要维护合法权益。但是,日本领事却屡屡违反约章,保护居留民的种种非法之举。

    1913年我国外交部曾照会各国公使,规定凡侨居内地的外商应严守中国法令,一律贴用印花。一般情况下,外商均能依令遵行,唯独芜湖日商洋行在领事的庇护下,拒贴印花。据国民政府财政部《财政公报》记载,1929年3月18日,宋子文指出,芜湖日领否认印花,显系借词掩饰,请外交部令行特派安徽交涉员严重交涉,以重主权而维税政。此事久拖未果,直至1935年2月28日,芜湖县政府印花检查处照会日本领事,请其通知日商自3月1日起一律遵照办理。日本领事对此于3月5日照复称,“根据日中条约,本国商人并无纳付印花税之义务”,仍未依令执行。

    日本领事为保护本国政府和商民利益,还搜集辖区内的情报,为将情报及时传递出去,日本领事馆采用了三种方法与外界联系,一是电讯联络,二是用旗语与泊于江面之兵舰联络,三是长期雇佣小划子与日轮联系,其雇佣金高达一趟两块袁大头。

    日军在芜湖的统治工具

    抗战时期,日本驻芜领事馆成了日军在芜湖的统治工具。1937年6月19日,日本政府将芜湖领事馆改为南京总领事馆的分馆。七七卢沟桥事变后,中日战争全面爆发。8月8日,芜湖领事馆关闭,12月10日,日军侵占芜湖。1938年2月5日,在日军的指使下,芜湖治安维持会成立。3月9日,芜湖领事馆作为南京总领事馆的分馆复开, 4月25日,警察署在城内日本人密集地区(上二街90号)开设了分署。

    日军侵占安徽后,在占领区建立伪组织,由日军警备队、宪兵队及其特务机关负责统辖,芜湖领事馆的辖区仍为安徽省全境。不过,此时它从属于日本占领军,协助维持地方治安,处理外交事件及居留民事务。1938年5月,日军撤销芜湖维持会,成立了地方自治委员会。1939年1月,日军又撤销自治委员会,成立了芜湖县公署,朱绣封为县知事。县公署成立后,按照日军的要求,严防抗日活动,推行保甲制度,经常户口检查,发放“良民证”等。

    此时的驻芜领事馆还协助日军实行经济统制。日军占领芜湖期间,对电气、运输、米粮、副食品等进行统制。日本“军御商”开设了许多洋行,他们雇佣华籍员工,“帮助着搜集这里的土产品,供给敌军在中国的食粮”;还有一些奸商开设公司,“帮同着作恶”,如利记公司、新记公司等,他们借着“皇军”的名义,强制收集杂谷,狂抬物价,扰乱金融。当时,芜湖进口货物每月在80-100万元之间,主要为糖、棉纱、疋头、人造丝、煤油、食品等消费品,出口有小麦、大豆、菜籽、肠衣、鸭毛、猪鬃等农副产品,“此等货物转出口时,须得芜湖领事馆与南京日军特务机关之许可”。

    另外,驻芜领事馆还协助日军强占第三国人的利益。据日本《外务省外交史料馆藏资料》,1940年11月,领事馆命该馆警察调查庐州及巢县的美国人动向。太平洋战争爆发后,领事馆警察署根据日军的要求,接收了美国人圣公会所属的广益中学以及基督教会所属的翠文中学,英美人开设的公司及医院也被警察署接收,其中怡和洋行芜湖支店(英)、亚细亚石油公司油栈(英)、亚细亚石油公司芜湖支店(英)、美孚石油公司油栈(美)、德士古石油公司油栈(美)等专供海军方面使用,太古洋行芜湖支店(英)、美孚石油公司芜湖支店(美)、芜湖医院(美)等专供陆军方面使用。

    芜湖人的民族气节

    上世纪30年代初,日本帝国主义为摆脱其国内经济政治危机,加紧扩大对中国的侵略,日本驻芜领事馆除了成为日本武装侵略安徽内地的先遣队,大肆搜集我军事、政治、经济情报外,还支持日商在芜湖进行见不得人的商业竞争。当时,芜湖最大的两家药号,张恒春和满江春展开了激烈的商业竞争,就在竞争进入白热化时,日商丸三药房,企图拉拢满江春来共同对付张恒春。丸三药房准备提供巨额无息贷款给满江春,以便整垮张恒春。并且向满江春提供他们掌握的张恒春的内部信息。由于丸三药房动机不纯,加之又有民族情结,满江春拒绝与丸三药房的合作。正是由于这民族情结,满江春的店主石筱山不但主动放弃与张恒春的竞争,而且与张恒春握手言和,还主动向张恒春提供了自己的一部分流动资金,帮助张恒春渡过了难关。在义利不能两全的情况下,芜湖商人石筱山选择了舍利取义,体现了芜湖商人民族自主的爱国精神。由于满江春拒绝了与日商丸三药房的合作,1937年日寇进攻芜湖时,满江春遭到日机的轰炸,损失惨重,从此息业,直到1952年才重新开业。

    1937年12月,日军占领芜湖后,将芜湖作为侵入安徽的军事基地。日本驻芜领事馆即并入日军侵芜机关之中,直至抗战胜利。1945年8月15日,日军宣布无条件投降。11月3日,芜湖县政府工作人员撒应乾、王裕禄及皖南党政接收委员会参谋主任曾葆初奉命接收日本领事馆。据档案记载,由于芜当繁警备司令部于10月间进入芜湖后,暂住于日本领事馆,日本领事馆遂迁至柳春园二号办公。于是,接收日本领事馆的工作就在柳春园二号进行。当时,代表日方移交的负责人是日军第四十师团参谋长陆军大佐山本吉郎,代表中方接收日本领事馆财产的是安徽省芜湖县县长李志成,监收人是皖南党政接收委员会参谋主任曾葆初。至此,日本驻芜领事馆结束其侵华工具的使命,同时也宣告了日本帝国主义在芜湖的彻底失败。(文字胡毓骅,图片芜湖市档案局提供,转载之《大江晚报》2015年7月2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