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今天是:

2017年08月22日 星期二

编研资料

您的位置:首页 > 档案编研 > 编研资料

【不能忘却的记忆】芜湖的敌伪档案都到哪里去了?

来源:芜湖市档案局          发布日期:2015-08-25          浏览次数:1295

 

    敌伪档案都到哪里去了?这是每一个研究抗战历史的人们都想知道的答案。因为档案作为历史的真实记录,它可以忠实地还原历史本来面貌。在档案面前,任何语言都是苍白的,任何狡辩都是无用的。然而,真正的问题是,可资研究的档案确实是少之又少,尤其是可资研究地方抗战历史的档案更是凤毛麟角。那么这些档案都到哪里去了?具体到芜湖,那么芜湖的敌伪档案都到哪里去了呢?

    有资料表明,日本侵略者在宣布投降后的第一时间内,销毁了大量档案。1945年8月10日,日本宣布接受波茨坦宣言,向中美英苏投降。延安八路军总部随即发布命令,要求各解放区所有抗日武装部队,立即向所部日伪军送出通牒,限其于一定时间内向各抗日武装交出全部武装,无条件投降。但此时的日本侵略军为了掩盖其侵华战争期间犯下的滔天罪行,妄图逃避应得的惩罚尤其是逃避历史的审判,日本天皇、军部下达命令,要求销毁一切犯罪痕迹。据国家档案局披露的日本战犯罪状供述中的第二名战犯、1945年8月在朝鲜被俘的原日军第43军第59师团中将师团长藤田茂在供述战争罪行时交待:“(1945年)8月17日,召集各大队长命令如左:1、销毁各种文件(消灭日本帝国主义的罪行,尤其是湮灭对共产党弹压的证据);”《新华日报》华中通讯:“南京敌寇妄想逃避应得的惩罚,曾大举掩毁犯罪痕迹。(1945年8月)18、19两日,南京敌军营区烟火冲天,烧毁各种文件的灰烬漫天飞扬。”在芜湖大日本领事馆领事吉竹贞治也交待,奉日本天皇之命,本馆档案全部焚毁。至于日本天皇关于焚烧档案的电令,被遣返回国的日侨带回日本。好一似“白茫茫大地真干净”。然而,日本侵华战争期间,在中国乃至东南亚各国犯下的罪行是抹杀不掉的。他们焚毁档案的行径只能是在他们的罪行簿上再增加一笔。

    日本侵略者的档案虽然大多数毁于一旦,但紧紧追随日本侵略者的汪伪政府的档案,也是证明日本侵略者罪行的重要依据,那么这一部分档案情况怎么样呢?

    据安徽省文献委员会采集部郝敬礼1948年1月报告:芜湖县存有前伪政府大批文卷。芜湖县政府亦有“连楹充栋”、“卷帙浩繁”之说。根据省政府电令,该批档案对于芜湖县政府“已无实用价值,唯对编纂敌伪史料,取资必多”,因此要求芜湖县政府将这批档案“移交本会(安徽省文献委员会)保存备用。”

    但芜湖县政府“自复员以还,人事调动频繁,全部文卷向少整理,以致此交彼接仅由管卷人员出具保管切结,归档备查,历任相沿,莫不皆然。”由于该批档案接收、整理、保管方面都存在诸多问题,相互扯皮,省政府再三电令、严令,甚至指名道姓批评也无济于事,移交工作一拖再拖直至1948年底尚未完成。然而,随着解放战争步伐的加快,蒋家王朝感到风声鹤唳,形势紧张,芜湖县政府亦然。芜湖县政府在给安徽省第六区行政督察专员公署(简称“六区公署”)中称:迩来形势日趋紧张,一旦奉令疏散,则卷帙浩繁,无关重要之文卷一并移转,徒耗民力,亟应予以清理,分别存毁,以利应变。县政府秘书王永本、管卷员唐茂林根据“清理所有文卷签呈,核定存毁,以清档案”的要求,调齐全部现有全部文卷目录,详加核阅,才勉强出具了清理报告。

    报告称:“自廿六抗战以前历任文卷于芜埠沦陷时,多已不存。”现有文卷可分为三类:一为沦陷时期伪县政府暨伪教育局、伪民众教育馆之历任文卷;二为战时游击区县政府、办事处时代之历任文卷;三为胜利后历任文卷。

    担任清理工作的王永本在报告中称:上列各类文卷中,除第三类“胜利后历任文卷”,多与现行法令有关,应予保存。第二类中,“战时游击区县政府、办事处时代之文卷”有关地方文献部分与汉奸、奸匪(对共产党、新四军的污蔑之词)等案件,“容或有待查考,似应暂予保留”。第二类中其他部分及第一类“伪县政府暨伪教育局、伪民众教育馆之历任文卷”,多无保留价值,连楹充栋,徒饱蠹鱼,拟予焚毁。

    王永本等出具的报告是1948年12月23日,县政府于1949年1月20日,呈报六区公署,要求派员前来监视焚毁档案文卷事。六区公署于1月27日转报安徽省政府,请予核示。安徽省政府予以批准,六区公署旋于3月9日向芜湖县政府转达省政府批文意见,芜湖县政府遂定于4月8日下午二时“焚毁敌伪时期文卷”。六区公署派科员凤清寿前来监销。随着一阵火光一股烟,所有敌伪档案灰飞烟灭。在蒋家王朝行将崩溃的前夜,敌伪在芜湖的历史记录也随之荡然无存。

    (文图由市档案局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