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今天是:

2017年06月25日 星期日

编研资料

您的位置:首页 > 档案编研 > 编研资料

【不能忘却的记忆】芜湖抗战胜利初期的纪念活动

来源:芜湖市档案局          发布日期:2015-09-06          浏览次数:1104

    2014年2月27日,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七次会议通过决定,将9月3日确定为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纪念日,这一决定是首次从立法层面把抗战胜利纪念日上升为国家意志,并在每年的9月3日举行国家纪念活动。70年前,中国人民经过艰苦卓绝的浴血奋战,打败了日本侵略者,宣告了日本军国主义的彻底失败,迎来了抗日战争和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伟大胜利。

    多年来,中国很多地区纪念抗日战争的时间并不统一,比如沈阳市在9月18日汽笛长鸣,纪念1931年发生的“九一八事变”,这是日本帝国主义侵华的开端;北京市每年7月7日警钟长响,因为1937年“七七”卢沟桥事变爆发,意味着中日战争的全面打响;12月13日,南京在全市拉响警报,缘于1937年12月13日南京沦陷,30万同胞惨遭日军杀戮。但这些都是地方性而不是全国性的纪念活动。说起抗战胜利日,人们首先想到的是8月15日日本无条件宣布投降,为什么要定在9月3日为抗日战争胜利纪念日,这其中的原因又是什么?让我们把记忆倒回至70年前,让历史来告诉我们答案。

    1945年7月26日,《中美英三国促令日本投降之波茨坦公告》,简称《波茨坦公告》或《波茨坦宣言》发表,8月8日,苏联对日宣战后加入该公告,这是中美英苏对日本发出的最后通牒,其中最重要的一条就是日本政府应立即宣布所有武装部队无条件投降。8月9日,日本裕仁天皇决定接受《波斯坦公告》,即日本无条件投降,并开始起草终战诏书。8月14日,日本裕仁天皇宣读并录音好终战诏书,落款时间为昭和二十年(1945年)八月十四日。第二天8月15日12时,裕仁天皇通过广播向全日本国民宣布日本无条件投降。当时中美英苏四国政府磋商约定,于1945年8月15日早晨7时正(重庆时间),在四国首都重庆、华盛顿、伦敦、莫斯科,分别用华语、英语、俄语,向战场敌我双方海陆空军队,向世界各国,通过无线电广播,播发内容一致的公告:日本政府已正式宣布无条件投降。

    杜鲁门总统于8月14日下午7时(重庆时间15日上午7时)举行记者招待会,发布日本政府的复文。据称“复文是在重庆、华盛顿、伦敦、莫斯科四地同时发表的,复文是完全接受波斯坦公告,也就是日本的无条件投降。复文中并没有附带条件,现正准备尽速签订投降书。麦克阿瑟将军已被任命为盟军最高统帅,以接受日本的投降。英苏中都将遣派高级将领参加,同时盟国各武装部队已奉命停止采取进攻行动,等到正式签订投降书,就要宣布对日胜利日。”也就是说8月15日,是日本正式宣布无条件投降,但它并没有在法律上履行完所有程序,也没有进行受降仪式,所以这一天只是宣告战争暂时结束。

    在宣布投降以后,各个方面都敦促日本应该在法律层面上完成受降仪式,所以日本政府在巨大压力之下,决定在9月2日,宣布向盟军投降。代表盟军接受日本投降的是亚洲太平洋战区盟军总司令麦克阿瑟,中国代表为当时国民政府的军令部部长徐永昌。这次日本受降的地点不在日本的领土上,而在它的领海日本东京湾附近,受降仪式在密苏里号军舰上举行,时间定在9月2日早晨9点2分开始。参加受降仪式的日本政府代表是外相重光葵,日本军方代表是陆军参谋总长梅津美治郎。

    据民国三十一年(1945年)九月三日《新华日报》的记载:“日本降书已于九月二日上午十时三十分在美舰米苏里号签字。降书要点如下:一、我们奉政府和帝国大本营之命,并代表他们,接受波茨坦宣言中的各条款。二、我们向诸盟国宣布日帝国大本营所有军队和不论何地受日本节制的所有武装部队的无条件投降。三、我们命令所有日军和日本人民停止敌对行动,和保持所有船只、飞机、军用和民用财产,并避免其损失,服从盟国最高统帅可能提出的一切要求,或日政府各机关在盟国统帅指示下所提出的一切要求。四、我们命令日本大本营,立即通令所有日军司令和不论何地受日本节制的所有军队的司令无条件投降,并命令他们所管辖的部队一律投降。五、我们命令所有民政官和陆军、海军、军官遵守和实施盟国最高统帅认为使此次投降生效所应有的一切公告、命令和指示。我们指示所有这些官员,保留他们的职位,继续他们的非战斗的任务;但由盟国最高统帅或在其命令下,特别解除职务的例外。六、我们负责为日本政府及其继承者,矢忠实施波茨坦规定,并发布盟国最高统帅或任何其他盟国指定的代表为使波茨坦宣言生效起见所需的任何命令,和采取他们为达到上项目的起见所需的任何行动。七、我们命令日帝国政府和帝国大本营,立即解放现在日本管制下的所有盟国战俘和盟国拘留民,给予他们以保护照顾和给养,并即移送他们前往指定的地点。八、天皇和日本政府统治国家的权力,应受制于盟国最高统帅,而统帅将采取其认为实施这些投降条件所应有的步骤”。

    同时,当天的《新华日报》还刊登了毛泽东同志的亲笔题词:“庆祝抗日胜利,中华民族解放万岁!”至此,才真正从法律意义上确定了日本投降,同时也标志着第二次世界大战彻底结束,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取得胜利。1945年9月3日,当正式消息发布后,举国欢腾。国民政府宣布全国放假一日,举国悬旗庆祝,纪念活动持续了三天。

    此后,在中国国内举行的受降仪式,也陆续展开。1945年9月9日上午9点,中国战区侵华日军投降签字仪式在南京原中央军校大礼堂举行,接受受降仪式的中方代表是国民政府陆军司令长官何应钦,日本参加受降仪式的是侵华日军总司令冈村宁次以及参谋长小林浅三郎。冈村宁次代表侵华日军在投降书签字,由小林浅三郎向何应钦呈递降书。从而结束日本侵华历史,留下永恒的一幕,现场响起热烈的欢呼声。

    据民国三十五年(1946年)二月安徽省政府训令《转令规定三十四年九月三日为战事结束日期》中记载:“国民政府令规定,民国三十四年(1945年)九月三日,盟国在东京受降之日为战事结束日期,转令知照,并饬属知照。”1946年7月5日,国民党安徽省芜湖县执行委员会奉中央执委会的电文记载:“现抗战已获胜利,九月三日为敌人签订降书之日,应定为国定纪念,同时致祭忠烈及安抚遗属”。

    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一度将8月15日作为抗战胜利纪念日,但在1951年8月13日,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重新发布了抗日战争胜利纪念日的通告,其全文如下:“本院在1949年12月23日所公布的统一全国年节和纪念日放假办法中,曾以8月15日为抗日战争胜利日。查日本实行投降,系在1945年9月2日日本政府签字于投降条约以后。故抗日战争胜利纪念日应改定为9月3日。”至此,9月3日被重新确定为“抗战胜利纪念日”,延续至今。

    当胜利的消息传至芜湖,人们无不欢欣鼓舞。自1937年12月10日芜湖沦陷后,芜湖人民就一直生活在日军刺刀和铁蹄之下,遭受了巨大的生命和财产损失。经过八年艰苦卓绝的长期奋战,终于迎来胜利的喜悦。但此时的芜湖,民生凋零,百废待兴。据1946年《芜湖商业概况》记载:“芜湖在战前,商场地位不仅居本省之冠,且号称全国四大米市之一,本市交通四达,商场繁荣,米业盛兴。遭八载沦陷,商业精华剥夺殆尽,捐税负担重重,米市一蹶不振,百业愈趋愈下,益以通货膨胀,币值低落,日消月耗,元气愈亏”。

    1945年,一方面由于时间关系,另一方面战后重建工作繁重,芜湖没有举行单独的纪念活动,而是将胜利日与国庆日(当时国民政府国庆日为10月10日)合并庆祝。据当时活动筹备会议记录记载:“自国庆日起庆祝三天,于中山纪念堂放映抗战片,同时登报公告各界参加大会”。1946年,地方经济逐步恢复,民生逐步安定。在抗战胜利一周年到来之际,芜湖人民举行了一系列纪念活动。1946年7月7日,芜湖举行各界纪念抗战死难军民追悼大会,规定7月7日“停止娱乐、宴会,施放警报,下半旗,全市人民就原地静默一分钟”。8月15日,为日寇宣布投降日,芜湖举行纪念“八一五”盟军胜利劳军大会,动员民众、团体举行慰劳。各界欢宴当地国军、盟军,并规定“各娱乐场所免费招待国军、盟军”。9月3日,纪念活动达到高潮。为做好相关筹备工作,当时的芜湖国民政府共召开了三次会议,讨论活动事宜。纪念会议名称定为“芜湖各界庆祝九三胜利周年纪念大会”,设立总务、宣传、警卫三组,总务组由县政府、县商会、县总工会担任,宣传组由青年团、县党部、市党部担任,警卫组由警察局、宪兵队担任,并设有总指挥、司仪等职。”由此可以想象当时的隆重景象。此后的1947年、1948年芜湖均在9月3日举行了相关纪念活动。

    如今,通过立法的形式确立9月3日为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纪念日,中华儿女共同纪念这个用鲜血凝成的日子,不仅是要记录这段历史,也是对日本右翼势力肆意涂抹历史的回击。前事不忘,后事之师,历史记录了过去,同样昭示着未来,不忘战争,才能更加珍爱和平!

    (文图由市档案局提供,转载之《大江晚报》2015年9月3日A06版)